把空巢青年的寂寞放在哪里?

2020-08-31 13:05:57

来源:网络

由于空巢青年这个词已经流行起来,我有时会用这个词来嘲笑它。我的真实生活也就是与我的父母和亲戚分开,单身,一个人租房。在大城市里,空巢青年越来越多,形成了一个越来越庞大的群体。缺乏家庭生活,缺乏情感寄托,工作和生活之间的界限变得非常模糊,我们在喧闹喧闹的城市里,滋润着自己的孤独。

特别是,社会疏离已经成为阻止病毒传播的有效途径,这种类似的疏离一直是空巢青年的常态。我不得不在家生活,在家工作,我有更多的独处时间,但也意味着有更多的机会去面对自己的孤独。内心的情感世界和外在的物质世界之间的平衡,原本是习惯于孤独的,痛苦地建立起来的,也因疫情的爆发而被打破了。

疫情逐渐得到控制,我的生活节奏逐渐恢复到接近爆发的状态,新的平衡悄然形成,原本用来消除孤独的方法开始发挥作用。归根结底,这一直伴随着我的孤独感无法逃脱,也无处可逃,只有面对,才能找到可以安置的空间。

孤独感从何而来?首先是因为现实生活中的孤独。在大城市里独自漂流,家人不在,租来的房子缺乏温暖,生活被限制在狭小的空间,生活的维度被压缩成几个点,有时照顾自己是不可避免的。

在当今社会,996已经成为一种标准的分配方式,加班已经成为常态,我们经常嘲笑自己为社会动物。这种自嘲中有一些无助之处。我也渴望爱和被爱,渴望等待和陪伴,对爱情和婚姻抱有很高的期望,但这种渴望无法得到满足。这种流行病的情况,让我有机会对自己的生活进行更深刻的反思,反思生活的意义。

虽然孤独一直伴随着我,但我逐渐适应了它的存在,学会了与它握手,和睦相处。无法与家人团聚,看不到我的家人,我增加了打电话给母亲的频率,视频聊天,听她熟悉的声音,看看她熟悉的脸,也让我觉得我没有离开我的家乡,远离我的亲人。

在艾滋病流行期间,电话问候、视频中的亲切交谈尤为珍贵。至于对爱和被爱的渴望,有时你无法要求,最好是把它转变为积极的生活心态,更加用心地管理自己的生活,等待一个好伴侣的出现。

唱着它的声音,问它的朋友,朋友之间相互关心,经常默契,偶尔的保护和陪伴,给我的生活增添了温度和色彩。上周末,我还和我的朋友们在颐和园里闲逛,看湖边欣赏荷花,谈论世界,空巢青年需要和我的朋友们不时地抱着一群保暖。

孤独不一定会导致悲观,它也可以成为自己清晰的视野,并继续前进。尽管生活的喧嚣、城市的喧嚣、孤独的能量有限、租房空间狭小,但我相信,只要真实而严肃的生活是真实而严肃的,孤独的苦味就会慢慢产生甜蜜。

木子沙来源:中国青年报

2020年7月31日第02版

上一篇:这个人最初是蜀汉时期的一位重要大臣,为了与姜婉对人民的同情相媲美,但史

下一篇:最后一页